南京文化地理 | 王振羽:子固命归金陵城
2020-05-01 14:25:20

汉魏之三曹,赵宋之三苏,朱明之公安三袁,甚至民国之三周,名气之大,自不待言。但赵宋曾家父子,除了曾巩跻身唐宋八大家之列,较为世人所知外,其弟曾布虽也曾位列宰臣还一直被目为奸佞,不大被人提及。所谓“南丰七曾”,知道的人就更少了。

曾巩作为曾家最为著名的人物,又不曾在南京做官,为何会命归金陵?弥留之际,回望平生,是否会想到他曾经在《南齐书目录序》中痛骂不已的萧子显?是否会想起他在《李白诗集后序》中提到的也是在“年六十有四”就病卒在当涂的李白?当时,已经赋闲南京的王安石是否在他的病榻之前?

曾巩祖父曾致尧、父亲曾易占皆为北宋名臣。曾致尧作过尚书户部郎中,曾易占为太常博士,曾做过如皋、玉山县令。曾巩在《寄欧阳舍人书》中由衷感谢自己的老师欧阳修为祖父曾致尧作神道碑,此文写于庆历七年,也就是1047年。有人认为曾巩此文,堪称不朽名篇。

曾巩,字子固,出生于江西南丰,后居临川。曾巩天资聪慧,记忆力超群,幼时读诗书,脱口能吟诵,与兄长曾晔一道,勤学苦读,自幼就表现出良好的天赋。十二岁时,曾巩尝试写作《六论》,提笔立成,文辞很有气魄。1032年到1034年这两年间,曾易占任如皋县令,因如皋学风淳正,胡瑗、王惟熙、王观、王觌、王俊乂等皆学有大成,曾易占便将14岁的曾巩带到如皋,寄读于中禅寺,曾巩在如皋度过了两个寒暑。

嘉祐二年,曾巩进士及第之时,已经38岁了。曾巩担任过太平州司法参军,以明习律令,量刑适当而闻名,太平州,大致就是今天安徽的当涂。熙宁二年(1069),曾巩任《宋英宗实录》检讨,不久被外放越州通判。熙宁五年(1072)后,曾巩历任齐州、襄州、洪州、福州、明州、亳州、沧州等知州。元丰四年(1081),他以史学才能被委任史官修撰,管勾编修院,判太常寺兼礼仪事。元丰六年(1083),卒于江宁府,即今江苏南京,追谥为“文定”。

曾巩18岁时(1037年),随父赴京,以文相识王安石,结成挚友。他登欧阳修之门后,又向欧阳修推荐了王安石。曾巩20岁入太学,上书欧阳修并献《时务策》。此后,他还同杜衍、范仲淹等有书信来往,投献文章,议论时政。但因其虽擅长策论,却轻于应举时文,故屡试不第。庆历七年(1047年),曾易占去世,曾巩扶柩回归故里,侍奉继母,友爱抚养兄弟姊妹。嘉祐二年(1057年),欧阳修主持会试,以古文、策论为主,诗赋为辅命题,曾巩与其弟曾牟、曾布及堂弟曾阜一同登进士第,一门四曾,颇为耀眼于一时。

曾巩在京九年,一直从事古籍整理工作,被召编校史馆书籍,迁馆阁校勘、集贤校理,为实录检讨官。元丰四年(1081),迁史馆修撰,典修五朝国史,未及属稿,擢中书舍人。曾巩任职史馆期间,曾整理《战国策》《说苑》,并校定南朝《齐书》《梁书》《陈书》《唐令》《李太白集》《鲍溶诗集》《列女传》等大量古籍,并撰写了大量序文。元丰五年(1082年)四月,曾巩擢拜中书舍人,他述说年岁已老,望另选贤能,有《授中书舍人举刘攽自代状》。同年九月,曾巩即遭母丧,因而丁忧回家。

曾巩任地方官长达12载,先后任越州通判,知齐、襄、洪、福、明、亳诸州,颇有政声。任齐州太守时,有一周姓豪族,横行乡里,欺压百姓,曾巩到任后,将周家首恶“取置于法”,解人民之忧。齐州地势低洼,常遭水患,他倡修水利,成效卓著。他离任后,当地人在大明湖畔建一座“南丰祠”以示追念。知襄州时,他发现前任遗留下一宗案件,冤情严重,经他评审,无罪释放在押的一百多人。1076年,曾巩调任洪州知州,兼江南西路兵马都钤辖。任职之初,恰逢江西瘟疫流行。曾巩赶紧调配救灾物资,迅速命令各县、镇储备防疫药物,以备万一。他安排人腾出州衙门的官舍,作为临时收容所,给那些生病的士兵和染病无力自养的百姓居住,不但分派医生给他们治病,还给他们免费提供饮食和衣被。他派人随时记录疫情,把染病和没染病者均登记造册,及时汇总,然后从国库调拨资金,按轻重缓急,依次有序地分发救济款。知福州时,他发现官府果园占地过大,与民争利,便明令取缔,以让利于民。

熙宁二年(1069年),曾巩任《宋英宗实录》检讨,不久外放越州通判。是年饥荒,曾巩张贴告示晓谕所属各县,劝说富人如实申报自己储存粮食,让他们将这些粮食比照常平仓的价格稍稍提高后卖给百姓,百姓也得以就地买到粮食。曾巩又让官府借给农民种子,让他们随秋季赋税一起偿还,既没有耽误农时,又维护了社会稳定。1080年,曾巩奉命去沧州任职,路过汴京,神宗听取他对财政看法,觉得他很有才能,就将其留在京城,供职三班院。大致就在此时,他上书宋神宗,纵论宋太祖与汉高祖,提出宋太祖的十大超过汉高祖的地方,“未称上意”。

曾巩是宋代新古文运动的重要骨干,主张先道后文,文道结合,文以明道,其文风源于六经,又集司马迁、韩愈两家之长,平实质朴,温厚典雅,为时人及后辈所师范。《宋史·曾巩传》称他为文章上下驰骋,愈出而愈工,“纡除而不烦,简奥而不悔,卓然自成一家”。

曾巩的散文作品中,其名篇大都属于记体散文,如《墨池记》《学舍记》等。茅坤的《唐宋八大家文钞》,其在《南丰文钞引》中说道:“予录其疏札状六首,书十五首,序三十一首,记传二十八首,论议杂著哀词七首。嗟呼!曾之序记为最,而志铭稍不及,然于文苑中当如汉所称古之三老祭酒是已,学者不可不知。”

曾巩散文结构,曲折谨严,理性冷静,很少有激烈的情感表达,但在字里行间常让人感到是曾巩自己对情感的一种克制。曾巩十八岁开始参加科举考试,但是直到三十九岁才金榜题名。古人七十古来稀,快四十的曾巩才在求仕的路途上获得了第一次成功,从十八岁到三十九岁这二十多年间,仕途的不顺和生活的坎坷磨炼出曾巩坚韦刃的性格。曾巩一生命途多舛,但他始终坚强冷静面对,从容踏实,不急不躁。看他的《越州鉴湖图序》:

鉴湖,一曰南湖。汉顺帝永和五年,会稽太守马臻之所为也。至今九百七十有五年矣。其周三百五十有八里,凡水之出于东南者皆委之。溉山阴、会稽两县十四乡之田九千顷。繇汉以来几千载,其利未尝废也。宋兴,民始有盗湖为田者。当是时,三司转运司犹下书切责州县,使复田为湖。然自此吏益慢法,而奸民浸起,至于治平之间,盗湖为田者凡八千余户,为田七百余顷,而湖废几尽矣。每岁少雨,田未病而湖盖已先涸矣。

自此以来,人争为计说,可谓博矣。朝廷未尝不听用而著于法,故罚有自钱三百至于千,又至于五万,刑有自杖百至于徒二年,其文可谓密矣。然而田者不止而日愈多,湖不加浚而日愈废,其故何哉?法令不行,而苟且之俗胜也。近世安于承平之故,在位者重举事而乐因循。而请湖为田者,其语言气力往往足以动人。至于修水土之利,则又费材动众,从古所难。则吾之吏,孰肯任难当之怨,来易至之责,以待未然之功乎?故说虽博而未尝行,法虽密而未尝举,田之所以日多,湖之所以日废,繇是而已。

今谓湖不必复者,曰湖田之入既饶矣,此游谈之士为利于侵耕者言之也。夫湖未尽废,则湖下之田旱,此方今之害,而众人之所睹也。使湖尽废,则湖之为田者亦旱矣,此将来之害,而众人之所未睹也。故曰此游谈之士为利于侵耕者言之,而非实知利害者也。谓湖不必浚者,曰益堤壅水而已,此好辩之士为乐闻苟简者言之也。夫以地势较之,壅水使高,必败城郭,此议者之所已言也。以地势较之,浚湖使下,然后不失其旧;不失其旧,然后不失其宜,此议者之所未言也。故曰此好辩之士为乐闻苟简者言之,而又非实知利害者也。

巩初蒙恩通判此州问湖之废兴于人未有能言利害之实者及到官然后问图于两县问书于州与河渠司至于参核之而图成熟究之而书具然后利害之实明故为论次庶夫计议者有考焉。

众所周知,曾巩年长王安石两岁,两人关系非同一般,他也是支持王安石变法新政,但两人还是有一定差异。就鉴湖兴废之态度,与王安石在南京对玄武湖之对策,就可以隐约看出两人之不同。

曾巩的主要成就在文,亦能诗。曾巩存诗400余首,质朴无华,雄浑超逸,含义深刻,略似其文,字句清新。他不但善赋体,也有诗长于比兴,形象鲜明,颇得唐人神韵。他的各体诗中以七绝成就最高,精深,工密,颇有风致。如《西楼》《城南》《咏柳》等写景抒情的佳作。有人说,就“八大家”而论,他的诗不如韩、柳、欧、王与苏轼,却胜于苏洵、苏辙。曾巩词仅存《赏南枝》一首。

曾巩的纪实诗以反映社会现实、关注民间疾苦、揭弊政、评国事为主要内容。曾巩的咏史诗或委婉言志,或直言改革,其托物喻人的文笔都源于现实又立意高远。曾巩的离别诗,感情真挚浓烈,尤为众多。今人钱钟书先生认为:在唐宋八大家中,曾巩的诗歌远比苏洵父子好,绝句的风致更比王安石有过之而无不及。

曾巩重视兴教劝学,培养人才。除了他的弟弟曾布、曾肇外,陈师道、王无咎、秦观也受业于他。曾巩治学严谨,每力学以求之,深思以索之,使知其要,识其微。曾巩一生用功读书,极嗜藏书,从政之便,广览博收。家里藏古籍二万余卷,收集篆刻五百卷,名为《金石录》。其著作有《元丰类稿》《续元丰类稿》《隆平集》和《外集》等。《列女传》《李太白集》和《陈书》等都曾经过他的校勘。任职于史馆时,埋头整理《战国策》《说苑》两书,他访求采录,才免于散失。他每校一书,必撰序文。并校订《南齐书》《梁书》《陈书》三史。在编校古书时所作的目录序,如《战国策·目录序》《烈女传·目录序》《新序·目录序》等。

南丰曾氏为耕读世家。自曾巩之祖父增致尧于太平兴国八年(983)举进士起,77年间曾家涌现进士19位。进士中,曾致尧辈7人,曾易占辈6人,曾巩辈6人。此外,曾巩之妹婿王安国、王补之、王彦深等亦皆进士。曾巩与曾布、曾肇、曾纡、曾纮、曾协、曾敦并称“南丰七曾”。

《局事帖》是迄今发现的曾巩的传世墨迹,为曾巩62岁时写给同乡故人的一封信,共124字,曾被历史上多位名人收藏,并经徐邦达考证著录于《古书画过眼要录:津隋唐五代宋书法》。2009年,这件作品以1.0864亿元成交,成为第一件过亿的中国书法作品。曾巩墓位于南丰县莱溪乡杨梅坑村源头里村小组周家堡一山坡上,如今已荡然无存。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

通比牛牛新手攻略 幸运农场8个全中多少钱 黑龙江快乐十分钟奖号 龙江福彩22选5 云南十一选五昨天开 3d今天开奖号码结 爱彩乐山东11选五 南方双彩网双色球走势图 北京11选五怎么玩规则 3d78期排列7开奖结果 燕赵风采河北20选五 皇家快乐赛车软件 上海时时乐 新疆11选5开奖 查询 广东11选5规律计 11选5玩法胆拖中奖规则 最新全球股市行情总汇今日国际股市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