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金岁月 | 江平:他走了,世上再无“胡汉三”……
2020-05-01 14:25:03

每次见面,刘江老师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永远是:“小子,又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

去年冬天,现在算来是老头儿最后一次到饭店用餐吧,在南京大排档。95岁的人了,比我还能吃。

人多,我们在外边等座位,有观众看见,冲着他嚷嚷:“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他点头,乐呵呵的。领位的见了,立即请刘江先进去,他客气地摆手:“排会儿队,不碍事。”

老头儿吃东西很简单,点的是小馄饨、阳春面、炸藕盒、春卷,鸭血粉丝汤,记得还有半条清蒸的白鱼。服务员问:饭菜可口不? 他一竖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其实,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过来人,没有不记得这两电影台词的:

一、《地道战》中汤司令:“  夜袭高家庄,马家河······高,实在是高!”

二、《闪闪的红星》中大土豪:“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扮演汤司令和胡汉三的,就是老刘江。他生就一副坏人的面孔,大脸庞、厚嘴唇、金鱼眼。屈指一数,他演的坏蛋可以组成一个 “还乡团”  : 《英雄虎胆》的土匪、《永不消逝的电波》的特务、《海鹰》的敌舰长、《回民支队》的山本大佐、《赤峰号》的要塞司令、《突破乌江》的敌参谋长、《鄂尔多斯风暴》的牧主王爷、《苦菜花》的伪警察、《火娃》的山魔王、《路漫漫》的莫老爷、《屠城血证》的日军头目······可以说是  “臭名昭著”,连胡同口的娃娃都不叫他刘爷爷,经常是,他刚一出门、后面就有一群孩子大喊:“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刘江在拍摄《人见人爱》的时候

第一次见到刘江“真人”,是1982年在北影的研讨会上。那几天北京各大表演团体的演员集中一处探讨表演艺术,八一厂“大巴车”出行。会场门前,扮演毛泽东的胡诗学(后改艺名古月)、扮演周恩来的柴云清、扮演朱德的赵登峰等依次下车,老刘江和另一位擅演反派的刘龙紧随其后。虽然大家清一色穿着统一的绿军装,可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刘江和刘龙像是跟在三位伟人身后被特赦的战犯。

后来我在八一厂拍戏,常见刘江。他老来时髦,爱赶潮流,那时候快六十的人了,天天骑着风靡一时的嘉陵摩托从厂大门进进出出,我那时总觉得他好像急匆匆出城“扫荡”去的伪军官。

再后来,我常和刘江老师一起参加活动,交往多了,才知道他是新中国成立前的老党员、离休老革命。真可谓:人不可貌相。

2003年,刘江在武汉领表演学会奖

刘江、原名刘春熙,1925年2月25日生于哈尔滨,兄弟姊妹众多,家境贫寒。刘江当过童工,做过邮差,还被抓过“壮丁”, 小小年纪饱受人间苦难。1946年反动派挑起内战,刘江在东北地区国共两军“拉锯”胜负未决的情况下毅然参加人民军队,虽为文工团员,但也出生入死身经百战。打四平、围长春、攻沈阳、夺天津、下广西,刘江在战斗中成长。

解放军席卷大西南,刘江随部队进山剿匪,了解了一个“南霸天”式的地主和一个还乡团头目对老百姓和解放军战士的血腥暴虐,刘江知道了什么是敌人的凶残。于是,汤丙会、胡汉三这类恶魔,后来被他演绎得令人切齿难忘。

生活中的刘江可是大好人,爽朗厚道,成天乐乐呵呵,象个顽童。 离休后他爱穿西服打领带,可头上又扣着一顶休闲帽。我常逗他,说,此打扮不伦不类,他一脸严肃:“总比穿军装强。”

我问为啥?他笑道:“我穿军装有损解放军形象!”

其实,刘江老师身上常常不经意地显现出军人的优良本色。参加影坛各种庆典聚会,他从不迟到早退;用自助餐时,盘中哪怕还有一粒米,他都得吃干净。他和一批老明星是我们这些晚辈手中的招牌,心中的旗帜,只要他们出现在观众面前,必定高潮迭起。2003年他获中国电影表演学会金凤凰奖,我当主持人,请老刘江即席讲话,他应我“要求”说那两句稍作改动的经典台词,第一句“今天的活动搞得好……高,实在是高!”, 第二句便是 “观众朋友们,我老刘江又回来啦!” 大概是激动吧,他把 “ 我老刘江又回来啦”说成“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全场先哄堂大笑,继而掌声震天。

由于老刘江在银幕上“作恶多端”, 以前受“左倾路线”影响,公开场合,他没有露面的自由,不能和“江姐”、“白毛女”一样受拥戴,他也想得开,并不烦恼,自认“倒霉”。我在上海工作时,监制电影《人见人爱》, 决定给老刘江“重新做人”的机会,请他出演社区治安老主任。刘江老师欣然而来,和陈述一搭一档,扮作两个幽默可爱而又有些固执的上海里弄老干部。对于这次“翻身解放”, 老刘江开心不已,见我去摄制组探班,伸出大姆指对我说:“高,实在是高!”

三年前,中影邀请了17位老前辈,在电影《一切如你》当中亮相,老刘江调侃说,让我去可以,决不演坏人,晚节重要啊!

在现场拍戏,93岁的他,台词背得溜溜的,动作做得妥妥的,对合作的年轻导演和后生演员个个尊敬,似乎他是小辈。没有任何特殊的条件,老刘江唯一要求就是吃盒饭的时候,多加几块儿红烧肉。我去探班,递些点心和酱肘子,他打开包就问:“小子,你又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

今天凌晨4点,刘江老师在睡梦中驾鹤西去。我心里难受,只想对他说:“老头儿,别着急,慢慢地走,天堂有好吃的,赶趟……”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

通比牛牛新手攻略 江西体彩新11选5 辽宁35选7近500期开奖结果 辽宁11选5快速看号方法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 北京快3官方手机版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广东36选7基本走势图 江西11选5质合走势图 河北20选5开奖公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今天 秒速赛车稳赚7绝招 中国彩票网一分11选五计划 福彩3d单一跨度走势图 北京赛车如何看走势 2012年3d定胆公式